IPTV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IPTV > 分析/视点

IPTV必须越过这五道坎儿

作者:王明轩    来源:新媒体大趋势   发布时间:2018-02-09 08:43:49

   【流媒体网】摘要:近日连发四篇《IPTV“盛世危言”》,而我也正在写盘点性文章《视频市场的格局已初步形成,你在哪个位置?》。正好摘出有关IPTV的部分给灯少的 “危言”添点油,加点醋。


  灯少者,张彦翔是也,近日连发四篇《IPTV“盛世危言”》,而我也正在写盘点性文章《视频市场的格局已初步形成,你在哪个位置?》。正好摘出有关IPTV的部分给灯少的 “危言”添点油,加点醋。

  灯少之述备矣,况 IPTV早已走出了阴风怒号,浊浪排空的霏霏霪雨,眼下正是上下天光,一碧万顷的好日子。且IPTV的兄弟们都有危机意识,不敢心旷神怡,宠辱偕忘。难道还会有樯倾楫摧,虎啸猿啼的险境乎?

  实话实说,的确有!

  因为IPTV所依托的互联网这湾水太广、太深。它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它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稍有不慎,就会落得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

  01

  IPTV用户数很难突破“亿坎儿”

  IPTV是基于互联网的基本原理进行视频信息传输的,而互联网传输信息的基本特征就是大容量、低成本。这就使得一个互联网企业只有达到足够的用户量,才能汇聚足够多的低成本的薄利,实现经营上的盈利。大家都可以看到,中国这么多家互联网公司,除了地下的黄赌毒业务,没有一家可以基于一省、一市的用户规模发展起来。放眼全球,像丹麦、瑞典、韩国这样的互联网普及率高,但人口少的国家,是发展不起来自己的互联网企业的。即使人口过亿的俄、日、印尼、巴西、印度等国,因互联网的强大汇聚效应,网民也都被美国和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吸附走了,本国的互联网企业也同样是一地鸡毛。

  这是因为,互联网企业的价值等于用户数的平方,简单用一个公式表示为:互联网应用价值=Φ(活跃用户数)²(其中Φ是不同种类应用的系数)。

  虽然没有具体的数据,但我们可以经验性的发现,互联网企业的活跃用户数过了亿,它才有可能突破盈亏平衡点实现盈利,进而走入正反馈的快速上升通道。过不了亿,就只能烧钱亏损,而多年过不了“亿”这道门槛,就会把自己烧死。这也许就是互联网企业的“亿坎儿”吧。

  而中国的IPTV是以省为单位发展的,即使人口最多的省份,按户均人口3.75计算,也不过3000万户。

  有人认为IPTV应当按照其影响的人口计算用户,即每户乘以3.75。如果按传统电视的收视率概念,这是说得通的。但IPTV不是传统媒体,如果非要把它当成传统电视媒体来经营,那它真的离死不远了(原因见本文第三节)。而如果把它当成互联网新媒体,那么,互联网恰恰讲求的是精确地识别、判断用户的行为,进行精细化的运营。但IPTV用户的收视行为是一家人的收视行为的叠加,就如同把大米、小米和沙子混在一起,还熬成了粥,根本无法分开。因此,对于互联网要求的精细化运营而言,其用户数的有效性不是乘3.75,反而应该是除以某个系数。

  综上,按现在的方式发展,中国没有一个省市的IPTV可以迈过这道“亿坎儿”!

  02

  31只小猫 VS 3吨重的大象,一道细算起来让人后背发冷的数学题

  这就意味着中国有31家IPTV省平台,平均每个平台拥有1/31的用户数,套用互联网应用价值公式,(1/31)²=1/961。

  如果用简单的乘除思维是很难直观理解这个数字背后的含义的,其实,它意味着如果每个省级平台每年有3亿收入的话,那么,如果把它们深度融合成一张全国统一的大网,将拥有3╳961=2883亿的市场空间价值,而目前的运营方式全国所有的收入仅仅是3╳31=93亿的市场规模。

  这同时意味着,如果全国一张网, 2883亿的市场,每个省可以获得2883/31=93亿的收入份额,现在却仅仅只有3亿!

  一头重达近3吨的大象,做成了31只各三公斤重,加在一起才93公斤的小猫。这将是一个全国上百家参与方,满盘皆输的结果。

  03

  IPTV作为一个自洽的媒体窗口的社会基础已经丧失,必须向下游的纵深扩展

  我们必须看到,建立在工业文明基础上的传统媒体,通过内容吸引观众,再把观众的眼球卖给广告主,这样的可以自洽的盈利模式已经不成立了。

  2018年,优酷、奇艺、腾讯等几家视频网站的预计亏损依然高达190亿,更说明了把传统电视平移到互联网上的所谓新媒体根本不具备盈利的社会基础。不管是视频网站还是IPTV,它们除了广告,还必须向更下游的信息服务、电商销售、智能精准广告扩展,才能构建出新的盈利模式。事实上,优酷把自己卖给阿里,就是进行这种延伸对接。

  而IPTV也要实现这些,就必须实现全国一张网,才能将本省的信息服务面向全国市场;才能将全国的内容、服务、电商资源都汇聚给本省观众;才能有足够的大数据支撑信息传输的智能化和互动化;才能分摊高昂的健康、医疗、家政、教育等垂直领域的信息服务、电商业务的技术开发成本和运营成本。(其中任何一个垂直单项业务的开发、运营都需要几亿,十几亿的投入。)

  单独某一家省平台其若想把这些全部开发完成,不仅技术和财力无法胜任,还会因能力和资金过于分散而陷入疲态,开发了一堆中看不中用的Demo(演示版)。即使今天有不菲的收入,也不过是在水位不断下降的有线电视这座湖上开了一个导流渠,把水引到下游洼地,形成一个新湖,这个新湖很快也会因为渗漏和蒸发而干枯。要知道,只有浩瀚的大海才能抵抗蒸发的风险。

  04

  爆款与特色内容,IPTV的生存之本

  IPTV若想将自己的受众导给更下游的信息服务和电商平台,就必须拥有自己的铁杆观众,就必须让观众进得来、留得住,而这就必须有自己的爆款内容和特色内容。而眼下IPTV拥有的内容无非是央视和各省卫视及省内频道,外加大小CP提供的大同小异的点播内容。这些内容一无爆款首播,二无特色独播,在作为播出渠道的初期,还能勉强支撑局面,等到了渠道规模形成,新增用户停滞时,就无法跟大投入的视频网站竞争了。一旦变成了各大视频网站的补充渠道,由于人类对文化产品消费的“掐尖”特性,就会使IPTV迅速失去作为主渠道的地位。

  05

  IPTV的电视台化比IPTV的有线电视化更可怕

  以省为单位的IPTV由于有了收入分成,每年两三个亿的收入,使得IPTV出现了有线电视化的倾向,这一点大家都有警觉,所以并不可怕。而见到了收入以后,这个曾经爷爷不亲奶奶不爱的边缘机构突然变成了香饽饽,尤其是各省处于煎熬状态的电视台,纷纷打上了她的主意,想把自己的主战场搬到IPTV上来,期望着围绕IPTV做自己擅长的节目,然后通过广告盈利。这才是最可怕的。

  这倒不能怪传统广电的人目光短浅,因为几十年来这是他们最熟悉的套路。而这样的结果势必造成IPTV的电视台化,导致以技术为先导的IPTV重新走上传统媒体的老路,甚至使刚刚磨合成熟的IPTV管理团队面临动荡,进而使传统广播电视的转型努力彻底化为泡影。本来他们被形势环境所迫,可以游到大海里进化成更优秀的物种,这回游到一半,停在一湾小湖里不走了。而这湾小湖为了迁就、适应他们,更不敢,也不能够与大海相连,将更快的干涸。

 

  06

  突破人性,才能成就伟大

  以上就是IPTV的五道坎儿,走过去,就最有可能走上阳关大道;卡住了,就一定会成为一湾月牙泉。至于能否越过这五道坎儿,不是技术问题,也不是模式问题,而是人性问题。

  的确,人性,这个写在我们基因里的本能特性,时时刻刻左右着人类的行为方式,并必然地形成了人类社会运转的轨迹。翻开历史,因人性的弱点周而复始画着国家、社会、行业、组织兴衰的波浪曲线。

  不用太远,就说大清朝的没落,从咸丰皇帝、林则徐;到慈禧、光绪、李鸿章、张之洞;再到孙中山、黄兴、袁世凯;再到蒋介石及各派军阀,我相信,他们没有人从骨子里就想把这个国家搞垮,但人性的控制欲、存在感,都使他们强烈地要求这个国家在自己的驾驭下,按照自己的路线前行,并且保证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为此,他们日夜操劳,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是彼此血腥的杀戮。其结果却是越忙越乱,直到把这个国家彻底玩残了,烂透了。直到能够突破人性弱点的共产党人的出现,以其突破人性私欲的纲领重新凝聚出全民共识,才把这个国家拉出深渊。这几乎是人类社会前进中的宿命、铁律,千百年来不厌其烦地反复重演——烂透了,才有重生。

  难道我们传统媒体真的就跳不出这宿命,摒弃人性的弱点,收敛我们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控制欲,压抑一下私欲与利益,通过分工协作,拯行业于危澜吗?非要把它彻底玩残了,烂透了,然后各奔东西吗?其实,突破人性,这也恰恰就是互联网思维的核心,讲分工协作,讲共享共赢。

  07

  只要能够突破人性,问题并不难解决,以下几步业内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1突破人性,各归其位

  “爱上”是IPTV的总平台的运营方,这张牌照,仅仅是一种组织授权,而组织行为学告诉我们,整个权力是由两部分构成的,除了“组织授权”,还有“自我权力”。在整个权力构成中,组织授权仅占全部权力的30%,自我权力才是重头,占了整个权力构成的70%。而自我权力又是由资历、能力、人格,这三方面构成的。因此,“爱上”能否在技术、资源、资金,以及跟电信系的合作中,为各省平台提供强力的支持,决定了它自我权力的大小。否则,仅凭一张牌照,拿着30%的权力,甚至达不到60分的及格线,却要行使行业主导权,这是典型的官场心理。但总平台对各省平台没有资本上的血缘关系和行政上的任免权,这里不是官场,而是市场。

QQ图片20180208225311.png

  同时,各省平台,也必须摆正位置,必须具备互联网思维,学会分工协作,配合总平台的布局。你必须知道,你现在单打独斗的收入,仅仅是你应该并且可以获得的收入的1/31,如果你有3亿的收入,就意味着通过全网合作,你本来拥有93亿的空间。(尽管这种算法未必准确,但绝对可以提供参考)

  2突破人性,分工开发,全网接入

  首先明确总平台和省平台的分工协作,总平台要负责好整体框架和接口、内容的播控及安全的规划建设。同时,协商各省平台间的分工协作,采取“分工开发,全网接入”的办法,让每个省平台专注一项业务,打磨出商业产品级的业务应用,而不是Demo,分享给全网并抽取适当的服务费用,同时自己也接入其它省平台开发的业务应用,并支付适当服务费用。共担责任,共享利益。

  3突破人性,生产内容

  在中国,一个省台要若能进入前十位的排行榜,年节目费用要达到十亿左右,因此,IPTV若想有自己的爆款和独播特色内容,靠各省平台自己那两三亿的财力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还是突破人性的私欲,抱团取暖,分工协作。通过找寻有节目制作实力的机构,采取多个省平台联合投入资金、资源(基金或单个内容项目的形式),分散投资风险,实现自产节目在自己平台上的独播、首播,并获得后期发行分利。

  当然,这里难度最大的问题在于有实力的制作机构的选择。一是它的自有平台不能太大(如爱奇艺),否则,你的观众会全被吸附过去。二是不能是基于传统电视节目的制作机构,必须熟悉互联网双向环境,制作互动、参与感强的节目。三是该机构制作能力和方向比较综合,不能过窄(如,仅限于电视剧)。

  好了,我给灯少就添这些油和醋吧,至于这些油和醋到底有没有实际作用,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突不破人性的魔咒,谁也救不了我们。

责任编辑:吕佩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行业数据

运营商-地方iptv用户

OTT数据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