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TV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IPTV > 分析/视点

高雄勇:从盛大到小米,我做IP·TV13年

作者:伊一    来源:流媒体网   发布时间:2016-12-15 09:54:30

  【流媒体网】消息:2005年到2016年,IPTV产业从出生到发展,恍然间已经历了12年,回顾这12年来的发展,有心酸,有坎坷,有泪水,也有成就,IPTV也从当初的政策限制到如今的爆发,这中间经历了无数的磨砺,同时也造就了无数的先驱和先烈。2016年中国IPTV用户规模即将突破一亿大关,成为全球用户最大的区域,IPTV终于迎来了其产业的真正春天。

  12年,一个产业进行了轮回,从弱到强,这中间的变化、变迁、变革,都值得我们记忆、记录。因此在2016年之际,我们推出了这一IPTV人物志的活动,希望能够用我们的笔去记录IPTV发展历程,通过在IPTV发展过程的人物来记录这个时代。

  个人简介

图片2.png

  中关村第一批IT软件创业人,中国第一批“多媒体盒子”从业者,带领“盛大盒子”团队开发了第一台互联网盒子,此后转战传统家电企业海信集团,主导了海信智能化转型,主持开发了VIDAA电视,被称为“VIDAA之父”,现任北京小米电子产品有限公司营销副总裁。

  “领先半步是先驱,领先一步是先烈!”

  12年前的2004年,成功赴美IPO的盛大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游戏公司,31岁的陈天桥成为中国最年轻的首富。有人至今感慨,如果当初盛大转型成功,就没BAT什么事了。这个转型,指的是2003-2006年之间,投入巨大的盛大盒子,也有人称其为盛大的IPTV战略。有人统计,陈天桥投入近10亿美金于该项目,仅购买内容就花费了4.5亿美金。

  2005年5月,电脑报出了一篇《解密盛大IPTV战略,陈天桥揭开“盛大盒子”》的报道,其中透露的盒子信息包括可以玩体感游戏、在线K歌等,而当时陈天桥在关注的是人机自然交互、语音识别、面像识别这些如今正火的技术,甚至还包括了现在流行的硬件免费策略,陈天桥说,“可以肯定的是,盛大将来不会靠硬件挣钱。我们的定位很清楚,就是互动娱乐服务提供商,这项事业已经够盛大做一辈子了。”技术以及观念都十分超前,可惜,当时各方利益纠葛,2006年IPTV被叫停,盛大盒子更是被点名,从而成为先烈。

  从2003年起全程参与盛大盒子的高雄勇,后来在海信做互联网电视,如今,继续在小米做智能电视,比大部分人在这个领域坚持的都久。他说坚信IP+TV这事能成,而且,说盛大一直做的都是OTT。

  盛大IPTV,时也运也!

  盛大盒子采用的是微软Windows操作系统、英特尔的CPU,有声卡、显卡和硬盘,用陈天桥的话说“其实就是一台特别定制的PC”,售价在前述的报道中陈天桥还预计3000-4000元,但后来正式售价升至6000多元。再后来出了简易版,价格也在千元左右。

  被问至是不是价格的曲高和寡导致盛大盒子的失利,高雄勇感慨了一句“天时地利人和”。

  其实也是,2005年,主流网速还是按K计算呢,土豆优酷这些最早的视频网站也没出现呢,再加上被总局点名说违规,还真是哪一条也不占。

  不过高雄勇强调,盛大开始做的就不是IPTV,是OTT,只是盛大做盒子时,还没OTT这个词,当时说IPTV,大家是把IP当做网络。而现在IPTV是一个专属名词,指运营商的TV业务,是“因为运营商的公信力、传播,包括它的时间也长了,所以导致IPTV现在成为一个专属名词。”

  “我一直认为我是在做OTT,我跟IPTV其实没什么关系,”高雄勇对流媒体网强调,自己的专业在OTT,实在要写IPTV,就在IP和TV中间加个点,是IP·TV。他说做IPTV和做OTT的是两个人群,做IPTV的相对来讲是机构内的人,OTT是另一个圈子,大家没有交集。只是现在一些人的流动带来跨圈子,比如李怀宇原来做IPTV现在做微鲸电视。

  IPTV和OTT会并存,但OTT会赢!

  高雄勇认为IPTV和OTT会并存,而且对有些人来说只需要一个就够了,例如一些老人IPTV足够用了。然后关键是看对标对象是谁,IPTV对标的是广电有线,OTT没有对标对象,自己独立发展。IPTV和OTT其实共同做了一件事情,只是一个是互联网公司在推,一个是运营商在推,简单说就是它的对象不一样。而对象不一样会导致两个不一样的东西:

  一、运营商推宽带相对是垄断的,是在垄断上面做一些增值服务。它的优势在于两点,一个是公信力,不管哪个地方,垄断企业还是非常有公信力的,这是它的一个巨大优势;第二个,它有庞大用户基础,他利用基础服务的用户量带动增值服务,用户群会非常大,只要它的方向正确,只要政策国家法律不对它有什么限制,肯定发展很好,尤其电信还算比较市场化。

  二、效率,OTT的效率一定比IPTV高,因为只要是垄断企业、国有企业,它就会存在消耗,巨大的消耗。但是互联网企业不会,这种企业最终是要以效率活下去的,所以他会给用户带来更好的内容,更好的体验,给用户带来更大的效率。

  高雄勇说,产业需要一个刺激点,这个刺激点对运营商很简单,就是送得起盒子。他同时感慨,“我觉得这也是个很可怕的事情,就是送的能不能是个好盒子。”他认为从理论上讲,IPTV、OTT这两个东西技术上没有本质区别,但是一个招标机制就把IPTV废了。

  “IPTV和OTT的产品相比,不管是芯片、存储还是内容,已经不在一个时代了。”高雄勇认为,这是因为驱动力不一样,运营商把硬件当成本,所以它会进行招标,招标的第一要素是钱。他反问,如果把成本当作第一位的时候,怎么可能用最好的芯片,最好的内存?而且,没有人亏钱去做,参与招标的企业也一定是赚钱的。

  高雄勇看好OTT更重要的一点是——人才在哪?互联网公司的技术人才和这种做盒子哪个公司的人才更牛?他说盒子可以跟着宽带送,IPTV会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但从长远来讲,最终是体验问题——内容体验、产品体验。互联网公司把产品当作载体,当作用户体验的一部分,为了好的用户体验,必须要高规格配置,同时又有有效的内容机制。他反问,IPTV的内容,爱奇艺腾讯进去了吗?谁的内容多?IPTV——产品不行,内容不行,运作机制不行,你说谁赢?

  电视运营,第一要有媒体良心!

  被问及从业这么多年印象深刻的事情,高雄勇一时间感慨良多,说自己从盛大开始,一直做了十几年的IP·TV(互联网+电视),这个圈里当年那些先辈们这么坚持下来的真不多。为什么一直做下来?因为高雄勇觉得这件事情是会影响千家万户的,因为自己小时候受电视影响太大,是个电视迷,但突然之间10年都不看有线电视了,就觉得很可怕。他说总觉得这个现状要改变,而且真的是用户需要的,电视消费者娱乐需求是存在的,“一直坚信这个事情能成,所以我一直没换行业。”

  高雄勇说,自己做了这么多年互联网电视,就是两个趋势变化,一是内容变化,二是内容变化导致产品变化。内容变化带来电视台日子越来越难过,网络视频日子越来越好过,然后这个结果导致了另外一个产业的变化,传统电视机厂家越来越难过,互联网电视机厂家越来越好过,它是相辅相成的,这两件事情彼此影响,而传统企业只看到了一件事情。

  “我跟我们小米电视运营团队强调的第一件事情你可能想象不到”,高雄勇说,“我在讲媒体的良心”,讲“我们是在做一件良心的事情,而且我们是媒体,你在做的不是你个人的事情,是会影响到家庭,影响到孩子,甚至影响到这个种族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他甚至认为电视传播是整个文化的源泉,因为“真正的意识形态未必是去天天喊口号,就是通过这种电视节目潜移默化的渗透。”

  70后的高雄勇,身上也有着这代人所共有的那种忧国忧民以及理想主义情怀。他说,自己对电视运营一直充满着迷之兴趣,就是因为觉得这件事情影响人的精神特别多。高雄勇说,时代变了,年轻人有自己看世界的方式,但希望“通过我们的方式影响他们。尤其我们走了那么多年,经过那么多事,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否定肯定否定肯定否定肯定,世界观无数次被颠覆,然后最后给自己个教训,就是我们应该去多观察多思考。”他感慨,媒体人的良心、媒体人的自知,可能说起来有点高,但中国需要这么一批人在,尤其是做媒体的,然后这么一拨人会潜移默化影响年轻人,年轻人不是不喜欢,你要通过他喜欢的方式去传达,不是教条的。“反过来讲,小米电视拼图墙出来以后,我说别人做不了,因为我们后面是有灵魂的。”

  流媒体网近期将推出高雄勇万字独家专访,敬请期待!

  流媒体网正在推出一系列IPTV人物志,敬请关注!

  点击http://www.lmtw.com/iptver/index.html,了解更多人物志信息!

责任编辑:张海月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行业数据

运营商-地方iptv用户

OTT数据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