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TV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IPTV > 分析/视点

IPTV人物志系列——段葱葱

作者:流媒体网    来源:流媒体网   发布时间:2016-11-25 13:23:26

  【流媒体网】消息:2005年到2016年,IPTV产业从出生到发展,恍然间已经历了12年,回顾这12年来的发展,有心酸,有坎坷,有泪水,也有成就,IPTV也从当初的政策限制到如今的爆发,这中间经历了无数的磨砺,同时也造就了无数的先驱和先烈。2016年中国IPTV用户规模即将突破一亿大关,成为全球用户最大的区域,IPTV终于迎来了其产业的真正春天。

  12年,一个产业进行了轮回,从弱到强,这中间的变化、变迁、变革,都值得我们记忆、记录。因此在2016年之际,我们推出了这一IPTV人物志的活动,希望能够用我们的笔去记录IPTV发展历程,通过在IPTV发展过程的人物来记录这个时代。

  个人简介

  段葱葱,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电子信息工程系,1999年加入UT斯达康通讯有限公司,历任工程师、项目经理、部门经理,2007年任服务事业部西区总经理,负责UT在西部十省区的项目建设、技术支持和运营维护工作。2013年加入云南爱上网络公司,2015年任公司总经理。

  

1.png

 

  问题1、哪年开始接触IPTV行业,当时具体负责什么?现在有哪些变化?

  段葱葱:2003年底,我在UT斯达康公司负责云南地区的技术服务和项目建设工作。当时在昆明有个信息通信展,UT作为一个主要参展单位,展示了IPTV产品,为了配合这个演示,我们搭建了一套演示系统。在当时时移、回放等功能是非常吸引眼球的,这个演示也成为当年昆明信息展最大亮点。

  2004年初,我们和云南思茅电信(思茅2007年改名叫普洱市,下边统一用普洱)达成了IPTV业务合作,并签订了IPTV首份商务合同。通过两个月的建设和努力,终于实现了系统放号,普洱也成为了全国第一个商业运营IPTV的地方。现在大家都说哈尔滨是首家,实际上普洱之后才有了百视通,然后才有了哈尔滨项目,落后了近一年呢。

  后来我有幸在UT斯达康公司负责整个中国西区的技术服务和项目建设,那几年IPTV是公司的战略产品,当时在云南、陕西、宁夏、重庆等IPTV运营商市场都有不小的份额,系统建设和后续的维护工作量就不少,除此之外还在很多行业市场进行了尝试,例如企业、教育、彩票、酒店、楼宇广告,在重庆我们还甚至做过一套基于IPTV平台技术架构的视频监控系统。

  2009年后,UT在运营商市场淡出,转向播控平台,我们团队又分别承担了云南、四川、重庆、陕西等地的省级IPTV播控平台建设工作。

  2013年,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了云南爱上网络公司,目前负责整个云南地区IPTV的运营工作。

  问题2、入行当年有没有设想过IPTV什么时间能够发展起来?

  段葱葱:最开始接触IPTV时,觉得这个产品很惊艳,认为这是一个颠覆性产品,会像数码相机取代胶片相机一样很快发展起来,UT斯达康在这个产品上下了重注,可惜发展速度远远没达到预期,结果行业先驱差点就成了“先烈”。

  问题3、从事这个行业让您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

  段葱葱:作为这个行业最早吃螃蟹的人,值得回顾的事情太多太多啦,估计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首先是网络质量的问题,2004年,当时运营商提供的主流还是512K和2M的ADSL接入为主,数据网络还是以ATM内核,主要满足网页浏览的需求。IPTV业务一上来,接入网、城域网完全无法支撑,各种问题层出不穷,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运营商一起解决。在普洱,我们采用完全的专线专网方式,为IPTV系统建了一套专用ADSL设备,为用户单独拉一对铜缆入户,这个方法基本能保证网络质量,但对最后一公里资源的消耗巨大,无法复制。最后运营商普遍采用建设专用城域网来解决承载网的问题,但接入侧和上网业务还是共用铜缆,在光进铜退后,接入侧的问题差不多都解决了,但随着高清、4K 等内容的出现,承载网又面临巨大压力。网络质量直接决定IPTV业务体验,所以这对矛盾会一直存在下去,也是因为IPTV业务的发展,极大加快了运营商宽带提速的进程。

  其次是政策问题,在普洱做项目的时候,当地运营商和广电的关系比较好,直播源直接从广电机房接过来,自己再架上卫星天线收一点,点播的节目源主要是UT采购转码来的,一箱箱硬盘拉到现场灌入系统。普洱山高皇帝远,当时网络版权意识还几乎为零,也会有盗版热播内容出现。UT和运营商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才有了百视通,有了牌照,有了监管,这个业务开始普遍发展,到后面上升到国家三网融合战略层面后,整个政策体系越来越完善。

  项目建设中也有一些趣事,比如我们在建设四川IPTV播控平台的时候,由于工期紧张,当时川台大楼还没装修我们就进场了,机房就在一楼的角落里,还没有洗手间,得去对面的洲际酒店,我们的工程师跟我说,进去之前得把鞋擦一下,否则人家不让进。

  问题4、现在的IPTV是否是您当初所想的那样?对其未来怎么看?

  段葱葱:正如刚才提到的,IPTV的发展远远落后于当初的想象,因为之前想的太简单了,觉得高科技、刚性需求、一定会大卖大发展。但实际并非如此,这个业务触发的太多利益板块的冲突,所以走的异常曲折艰辛。

  从产业角度,当年我认为这个链条是哑铃状的,一端是刚才提到的解决网络问题,承载网络的设备和服务供应商,十年来赚得是盆满钵满。另一端是内容提供商,内容付费是趋势,尤其是优质内容。而我们当时作为IPTV设备和技术服务供应商仅仅是哑铃中间这一段,这也导致UT难以为继了。现在我有幸到了内容这一端,这也是我进入广电体系的重要原因。

  IPTV未来的发展,我认为应该聚焦提供极致的视听产品,充分发挥大屏优势,业务功能方面尽量做减法,凡是和手机屏有冲突的业务尽量不碰。在业务模式方面,坚持前向收费的模式,和充斥广告的网络视频及有线产品做差异化竞争。在内容运营方面,做精细化运营,充分发挥本地媒体机构和运营商的优势,针对区域市场精耕细作。

  去年我们在云南推出4K产品后,一个重要客户对我说,体验了我们的产品后,完全颠覆了对电视的认识,甚至人生观都变了,这么好的东西应该大做特做,让老百姓都能享受到技术发展的成果。今年我们的新产品在云南迎来了大发展,更加坚定了我们IPTV的信心。

  问题5、IPTV现在发展的最大瓶颈是什么?是否会被OTT或者其他业务取代?

  段葱葱:主要是政策和利益板块冲突的问题,目前政策体系已经很健全完善,但面临用行政手段切割既有利益格局的困局,随着依法治国、三网融合、促进文化消费等国家战略的推进,这些问题都会逐步解决。

  视频业务具有很强的媒体属性,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因此监管是必须的,不可能放任自流。IPTV有运营商和传媒机构背书,有健全的政策体系和技术标准,稳定的产品形态和服务质量,是最符合监管要求的产品。

  我认为互联网电视和狭义的IPTV并不存在技术上的迭代关系,本质上是同一回事,只是在政策管控要求不同出现的两种阶段性形态而已,两者之间是共融共生相互借鉴,类似地铁公交和出租车网约车之间的关系,说谁取代谁还谈不上。

  问题6、怎么评价IPTV云南模式?

  段葱葱:首先从顶层架构设计的角度来看,云南模式无疑是非常成功的,为后续的总分架构做了很好的先行实践。合资公司的方式实现总分平台之间的利益高度统一,同时当地政府给了IPTV很好的政策环境,总分平台和运营商各自信守责任和义务,广电和运营商关系水乳交融,让IPTV产品在云南这个边疆欠发达省份实现了规模发展。

  去年以来,我们和运营商一起创新了云南模式,在IPTV架构下对产品进行了全面技术升级和模式创新,使系统全面支持4K高清业务能力。同时广电作为IPTV业务总集成方,全面负责内容引入和运营、EPG管理、内容分发用户管理、产品定义和计费等功能,运营商主要负责渠道销售和网络资源配置保障。通过近一年的实践,让云南IPTV业务再次迈上高速发展的轨道,在此也欢迎各界人士到云南来指导交流。

 

  流媒体网正在推出一系列IPTV人物志,敬请关注!

  点击http://www.lmtw.com/iptver/index.html,了解更多人物志信息!

责任编辑:庞梦婕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行业数据

运营商-地方iptv用户

牌照商-百视通

{$Hits}